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听风雨

静听风雨 坐看云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09年至今在济宁学院附小工作。从小爱父母,工作后爱学生,结婚后爱家庭。一生爱读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儿子自编自导的第一部课本剧:《信客》  

2013-10-04 16:39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一幕

那是一个春雨纷纷清明节,人们纷纷去给自己的亲人朋友烧纸扫墓。

小孩(搀着老人走到台中央,一蹦一跳。):“爷爷,快走啊!”

老人(缓慢厚重)“孩子,等一下,让我再给他鞠上一躬……”

小孩(好奇的):“哦——爷爷,这是您朋友的墓吧!”

老人:“对喽!那时我们在一个学校教书……”

小孩:“咦……爷爷,他旁边这座墓是谁的呀?”

老人:“这是一位老信客的墓,我那朋友年轻时也曾接过老信客的邮包,为村里服务,人们习惯叫他小信客……他们的故事,还要从五十年前讲起啊——我记得,那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傍晚,(郭弟和乡民甲上台)湿滑泥泞的山间小路上,我们的老信客正艰难向村子走去。”

老信客: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(拄着拐杖,步伐沉重上台。缓缓的走到舞台另一侧)

(郭老五的弟弟和乡民甲在一旁锄地,看到老信客,都故意把头扭到一边。)

( 老信客看了看他们,摇了摇头,叹着气,无奈的走了。)

(老信客刚走,两人就聚在一块对着老信客的背影指指点点,语气不屑)

郭弟:“哎,以后可别让那个老信客帮忙捎东西了,前几天我哥送我几匹红绸让他捎给我,这老东西竟剪了一条留给自己!他这人不可靠啊……”(低声的)

乡民甲:“可不是嘛,这事儿我也听说了,咱们的东西,怕是已经被他贪掉不少了……哼!这老东西!)

(两人对着老信客的背影指指点点,退场了。老信客重新上场,步履蹒跚)

老信客:“唉,人老了,犯糊涂了,千不该万不该剪人家的红绸扎礼物,唉,我这信誉,算完喽……”(低声自言自语,走到台中。与此同时,小信客上台,两人在台中相遇)

小信客:“老伯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(老信客一个趔趄扑到小信客怀里,抓着小信客的手)

老信客:“我的名誉算毁了,可这乡间,必须得有一个送信的人!……不如这样,孩子,你现在没工作,不如把我的活接过来吧!乡亲们一天都离不开信客啊!”

小信客:“我……这这,大伯,你不会开玩笑吧!”

老信客:“算我求你了,你就接了吧,没有我不要紧,但乡亲们不能没有信客啊!”(说着就要跪下,小信客连忙搀住他)

小信客:“这,这大伯,我……你先起来,起来再说!”

老信客:“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!”

小信客:“那——好吧,我接,我接。等我赚了钱,请你喝酒!”

(老信客摆摆手)老信客:“不用了。我臭了,你挨着我,也会把你惹臭,我去看坟场。”

(刚走两步)老信客回头:“记住,信客信客,全在一个信字,千万别学我……唉……”

(老信客蹒跚着下台,小信客随后从另一侧下台)

 

 

第二幕

(老人和小孩斜着上台,边走边说,走到台中央停一会,边说边下台)从此,我那朋友踏上了艰难的旅程,一个个清晨他背着破旧的邮包独自一人走在山间的小路上,陪伴他的只有那没落下的月亮,不会说话的树还有山间凌厉的寒风,他翻过一道道山,趟过一道道水。将城市和乡亲们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。

乡民甲:“哎,回来了!我家人在外面又有什么消息没?”

小:“还没哪!”(一边应着,一边疲惫的坐下。)

群众一下子围上来:“有我的没?我的我的!”(小信客帮大家分发信件)

郭弟:“哎,等会儿。我哥那么有钱,就给我捎八块大洋?不可能吧!你——不会向那个老不死的一样,也贪了吧!”

小(急忙辩解):“没有,我没有!”

郭弟(不屑,鄙视):“胡说!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”

乡民甲:“算了吧算了吧,人家小信客也不像那样的人……”

郭弟:“哼,先放你这一回,你小子再送东西的时候给我老实点!”

小(低声的,好像自己真做错了事):“是是是,一定一定。”、

郭弟(居高临下,轻视,略带怒气):“过来,这有一封给我大哥的信,快送去!”

小(面带难色,犹豫):“我刚回来,歇一歇再走吧!”

乡民甲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说:“小郑走了这么多路,肯定累了,到我家吃顿饭,歇歇脚再走吧。”

郭弟:“哼,他们这票人!路上不知耍过多少滑头!歇什么歇!(转向小信客)老百姓给你邮费,供养着你,你占便宜不说,还想偷懒,门都没有,赶紧走!”

小:“好吧,我这就去。”(起身离开了)(小信客从舞台一侧走,群众从另一侧下台。小信客走到舞台另一侧折回,郭老五和时髦女郎一起上台,,两个人面对面热烈的交谈)

小信客走到门口敲门

女郎:“谁啊?”

小信客一愣,说:“这是郭老五的家吗?”

郭老五:“你谁啊!”(不耐烦的过来打开门,愣了一下):“你!你是谁啊?到我家干什么?”

小(疑惑):“你不是郭老五吗,我是你同村的信客啊,我来给你送……”

郭:“谁是郭老五啊!我不认识你,你不会是个私闯民宅的小偷吧!”

小(被激怒了):“哼,你不认得我!(掏出一封信)这可是你老婆的信!”

女郎:“你!原来你有老婆!你混蛋,下贱,不要脸!”

郭(气急败坏的一把抓住小信客的胳膊):“你就是个小偷!这封信只是脱身技法罢了!你这个混蛋!”(一脚将小信客踹倒)“我要把你送进大牢!”(押到一个警察那儿)

郭:“这有个小偷!”

警:“好的,交给我吧!”(郭老五忿忿的离去)

警“如实招来,你偷了什么?”

小(委屈焦急):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乡下的一个信客”

警:“哟呵,嘴还挺硬!来人,给我拖到大牢里去!”

小: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偷,今天我送信时不小心走错了门,被人家当成小偷了。”

警:“我可不信!”

小:“真的……”

警:“行啦,甭解释了,让你们村里人拿五十块大洋,保你出去!”

小:“这,这……不用给村里人说了,(颤抖的掏出一个小布包)这五十块大洋是我这两个月的口粮钱,您看……能不能少点……”

警(一把抢过布包,塞到自己兜里):“一分不能少!(语气缓和下来)对了,你们村有没有一个叫李四的人……”

小:“有啊,他怎么了?”

警:“他今天死了,唉,暴尸街头啊,幸亏我们巡逻时发现了……”

小:“啊?他……他……唉——好吧,我去通知他家属。”

(小信客先走,警察从另一个方向下台,乡民乙上台)

乡民乙:“呦!小信客,来,坐,坐!”

小:“大哥,李四,他……他”

乙:“他怎么了?发财啦?

小:“他,他……不幸,去,去世……”

乙:“什么!他!”(向后作昏厥状)“我就告诉他不要外出,不要外出!他偏不听!这下可好了,怎么说没就没了”(极度悲痛,哭腔)

小:“大姐,大姐不要太难过了……”(尴尬的安慰)

乙:“还有你!你每次回来都不带什么好消息!回回都死人!你,你是不是死神的化身啊,你这个恶魔……”

小(没有做声,满怀歉意):“这是李四的遗物……”

乙:“这……就这些?我们家李四拿命就换来这点东西?你——”

小:“真的就这些……”    

乙:“不可能,李四不会这么穷,一定还有东西!你是不是……你真可恶,连人家的遗物都贪!”

小(冤枉,大声的):“我没有,我真没有!”

乙:“你这个死神!我要诅咒你,诅咒你!你快走,快走啊!”

(小信客来到舞台中央,看着天空,沉重的自言自语):“老伯啊,这条路,太凶险了,我实在撑不下去了,对不起了,乡亲们,对不起了!”(犹豫了一下,走下台。)

 

第三幕

   小孩(搀爷爷上台):“爷爷,那小信客后来怎么样了?”

   爷爷:“后来啊,村里成立了小学,他当上了这所小学的第一批教师”

   (小信客上台朗诵《春晓》从一侧上台边读边走到另一侧,配童声)

爷爷(缓缓走到台中央):“再后来,我那朋友成了这所小学的校长,为教育事业奉献到死,造福了一方百姓啊!”

小孩:“可是爷爷,我们农村早就没有信客了,为什么大家还记着他们那?”

爷爷:“孩子,你还小。其实,人们记住的,绝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,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带有的信客精神。信客是没有了,但这种看重信义,无私奉献,舍己为人的精神,将会在我们心中,永远的传播下去。”

大家一块上台,齐声:“让信客精神永远的传播下去!”(谢幕,全剧终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